钱学森故事连载(14)

2019-12-23 10:14
162

(接上期)


第二部分 筑梦航天 奠基伟业


提出建设总体设计部

这样复杂的总体协调任务不可能靠一个人来完成,因为他不可能精通整个系统所涉及的全部专业知识,他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数量惊人的技术协调工作。这就要求以一种组织、一个集体来代替先前单个的指挥者,对这种大规模的社会劳动进行协调指挥。在我国国防尖端科研部门建立的这种组织就是总体设计部(或是总体设计所)。他们不是几十个人,而是成千上百学科配套、专业齐全、具有丰富研制经验的高科技队伍。


——钱学森于1962年5月提出加强总体设计部建设。1964年,国防部五院各型号研究院都设置了总体设计部。


“两弹一星”的成功实践证明,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管理思想和方法。


52、我国第一个军事运筹学研究机构

1956年底,在钱学森的主张下,国防部五院筹备创建我国第一个军事运筹学研究机构“作战使用研究处”。其中主要任务是从作战要求出发,以运筹学为工具,进行导弹设计的战术技术指标和有关作战使用问题的研究。后五院精简缩编,该处于1962年5月10日撤销。图为作战使用研究处人员台影。


53、作战使用研究处编的《导弹武器作战研究手册》是我国第一本导弹使用指导性手册。


54、《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暂行条例》

1962年中近程导弹发射失败的经验教训,使钱学森和国防部五院各级领导对“管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钱学森大力协助国防部五院整顿工作秩序,制订科研工作规范,用“系统”的理念进行科学管理。1962年11月8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暂行条例》颁发试行,其核心内容有三:建立健全两条指挥线、建立总体设计部、建立科研生产计划协调管理系统。《条例》的颁布使五院工作进一步走向正规化、科学化,被誉为科学工作的根本大法,成为航天系统工程管理的宝典。


艰苦卓绝 躬身立业

在中国航天事业的创建发展过程中,钱学森作为技术总负责人,亲自参与了早期导弹、火箭和卫星主要型号的研制和试验。面对极其复杂的航天工程,钱学森以其渊博的知识和高超的智慧,在决策和实施航天重大技术方案的许多关键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


55、呕心沥血成就 “两弹结合”试验

中国的导弹与原子弹“两弹结合”飞行试验,史无前例,难度极大,风险重重。钱学森作为技术总负责人,在方案制订、技术攻关乃至解决安全问题等方面呕心沥血、贡献智慧。1966年10月,钱学森协助聂荣臻组织实施了我国首次“两弹结合”发射试验,获得圆满成功,把国防现代化建设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56、1966年10月,钱学森(左一)向聂荣臻介绍“两弹结合”时头、裙对接装置的原理。


57、1966年10月,聂荣臻、钱学森等检查“两弹结合”中导弹准备情况。


58、我国第一个自行设计和研制的中近程导弹的改进型。这是1966年10月运往酒泉基地发射场的中近程导弹。





(待续)


图文由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提供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