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诗经

2019-06-14 16:48太原市五育中学初二年级 江羽桐
261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每每想起这句诗,我都仿佛置身于秋日清晨的一弯流水边,秋风吹过,水上的芦苇瑟瑟抖动,如身着白衣,在水上翩然起舞的纤弱仙子。秋日霜寒露重,晨曦间一片白茫茫的朦胧意境。在一片朦胧中,有歌声隐隐传来,如清澈的流水环绕在心间。向彼岸眺望,却看见有位素衣伊人,独自立在水边,如芦苇般纤柔纯净。她的衣袂与秀发随风飘逸,她采撷露珠的素手如修长的春蔓,在芦苇间隐现。隔着半层淡淡的薄雾和一条浅浅的溪流,我看不清她的面孔,可我却能感觉到她那汪如水的眼眸。正穿越历史的长河,坚定地望向未来。我爱诗经,她用最朴质的语言,最素洁的白描,为我们描绘出了无限广阔的意境。不须“东风夜放花千树”与“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夸张,就为我们绘出佳人最美的模样。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童话最美的开篇。翩翩君子恋上了窈窕淑女,在鸟语花香的春日,一首洋溢着青涩与喜悦的诗歌在河畔被深情吟咏。“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在几次被淑女红着脸羞答答地拒绝后,这位君子并不灰心,他要以最诚挚的音乐打动淑女的心。以今天的视角来看,我们谈笑于古时男子与女子的青涩,却也感叹于那个万事皆慢的年代,感情的纯真与美好。记得《中国诗词大会》中,有一位老教授感慨过,古体诗虽不如唐诗、宋词手法细腻、表达婉转,却是表达最诚挚热烈的情感。我爱诗经,在诗经平直的文字间,我能感受到情感炽热的温度与真实的触感。《关雎》未给我们故事的结局,可我能看到,君子与淑女一定会在春色如锦时,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一起谱写“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的新诗篇。

千年诗经,千年风雅。我愿沉浸在这千古绝唱,体味这最美的诗经,追溯中华最初的文化!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