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们放不下手机

2019-04-23 10:15太原市第48中学校高二年级 汤兆萱
258

在我们周围只要你出门溜弯儿,总能在街头巷尾看到不少“低头族”:男女老少、白领蓝领,各种年龄各种身份的人都有。随时随地低头看手机的人们,已经成了一道别样的“中国风景”。

为什么说是“中国风景”?因为若把镜头一转,移向欧美国家的大城市,就会发现些不同:虽然人们同样低头垂脸,手里也捧着什么东西,但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却看到了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书籍。所以很多“愤青”斥责到:舍本逐末、太不注重文化积累了……但真的能把所有过失都推给这一类的词句吗?

让我们去地铁站、电影院、公交站或是什么其他人流量大的地方,便能发现大多数人都在聊微信、聊QQ、吃鸡、打王者荣耀或是做些其它的,有一大群人;而能与别人有联系、读手机小说这类“自娱自乐”事情的人,却只占的很小一部分。

如上所说,我们可以推论:中国人喜欢玩手机,很多时候是为了寻找“有人在”的感觉。那么,“为什么中国人更爱玩手机”就变成了“为什么中国人相对更需要有人陪伴呢”。

有这样的一个事实,比起欧美国家人来中国人的社交关系要复杂得多(这点甚至能从语言上佐证,你看中文里的“姨”“姑”“婶”,在英语里只是一个“aunt”)。这有一定的社会原因在内。欧美人社会风气开放、随意,信奉“个人英雄主义”,很多时候都认为一个人或几个人便已足够,所以他们的生活圈子较为简单,相对更习惯独处,因此对“非得在一群人中”并无太大的感触;而中华文明受到儒学礼教的深刻影响,对“阖家欢乐”具有很深的认同感,直到现在,“热热闹闹一家人”仍是许多中国人对和美家庭的定义之一。国家国家,以“家”为基本单位的“国”最终也在无意中融合了这种生存态度,因而“家庭观念”最终转变为“社会观念”。

所以,在集体中生活已成了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甚至生活态度。无论是在学校中手拉手一起去上操的朋友,还是十字街头凑够一撮才“中国式过马路”的那些人,无一不反映了中国人需要群体的心理。回题来讲,长期习惯于集体生活的我们,一旦处于周围皆是陌生人、无人能与自己谈话聊天的环境,心下自然而然就生出焦虑感和不安感。为了缓解这些糟糕的感觉,打开微信与在线的朋友聊上几句家常话,或是登入王者峡谷享受与队友一同作战的乐趣,为自己创造一些“我正参与在集体中”的感觉,难道不是这种情况下的“最佳选择”吗?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似乎也有了关于“如何让我们放下手机”这个问题的新思路。既然希望“有人在”,那不妨真的约上志趣相投的好朋友,一起出去约约饭、约约图书馆。不仅有了放飞手机做其他事的动力,还能促进友谊的加深,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实效……

反正我和陆老鸽约出去的时候,不管是一起蹦迪还是一起学习,除非真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让我惦记,否则我不会拿起手机。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