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带来的症状(上)

2019-04-23 09:13宋丽萍 李莉
126

治疗室来了一位17岁的李姓女孩,她患有焦虑、抑郁及进食障碍。首次对她评估,她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她由父母送到心理治疗室,父母在电话里称:孩子行为非常的异常,妹妹发现她吃大量的甜食,为此还打过妹妹。她并不愿意接受治疗,只是在家人同意一起来治疗的情况下才同意来的。

心理师发现她憔悴、瘦弱,但是并没有严重的体重不足,相反,她主要表现为抑郁,小李讲她在学校经历过一些特别让她压抑的应激事件,她体形不够好,对他人没有吸引力。

她说父母经常干涉她的生活,在如何学习、学习成绩好坏、如何看待事情上及规划未来上总给自己建议,尤其关注她的外表、学业、社交生活和约会。她表示自己在学校表现很差,学习倦怠无力,看到什么都觉得无聊提不起精神来。不愿意参加同学们的活动,感到孤单和被排斥。

当心理师问到父亲近期对他的反应时,她讲父亲对她5个月前交的男朋友不太满意,因为他的学习不够优秀、家境困难。这是她的第一个男朋友,自己很满意,可是,父母无论如何不愿意让我拥有任何的独立,其实父母最大的意见是觉得她在学习阶段恋爱会影响学习。

心理师常规评估采用抑郁、焦虑自评量表给小李做了系统的评估,她有情绪低落、悲伤、低自尊、睡眠困难、身体紧张不安,甚至有自杀的念头。心理师及时和她定了一个条约,当她有自杀的想法或者克制不住的自伤行为时,一定要和心理专家联系,不可以有过激行为,她当下签了字。

她的心理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压力呢?原来小李很关心自己的体重和体型,她将自己描述为“虚胖”,对他人没有吸引力,心理师觉得她与同年龄、同性别的人在体重、身高方面相当,并没有超重。小李认为在成长过程中,她经常被爸爸妈妈提醒自己胖,特别是妈妈会评论自己的体型胖瘦,妈妈的体形是比较精致的。比如,妈妈常说:如果想被社会大众接受,就得注意体形,久而久之,小李对体重特别的敏感与在意,稍微的胖几斤就感到胖的不得了,感觉就变得非常的糟糕,情绪极度低落。

心理师问她是否有暴食情况时,她苦笑着止不住流出了眼泪,确实有暴食的现象,在与男朋友交往的前三个月就开始节食,与男友交往之后,男友对自己的体重有过评论,觉得再瘦一点就更好了,她就理解为:“如果我胖了就会面临着分手的的可能”,这样她对体重更加的过敏,他就逐渐的减少进食量,体重从120斤减到100斤,认为自己才具有吸引力,这还不满意又继续减重,有时候男朋友对自己稍有忽略就紧张不安,认为是嫌弃自己胖。

体重虽然减轻了,可是小李的抑郁情绪依然存在,无法因为体重下降缓解,一边在节食,一边又感觉到非常的饥饿。有一天路过蛋糕店,对蛋糕兴趣大发,买了一斤一口气吃下去,当时很爽很满足,可是,又觉得吃多了又胖又肥,开始想办法催吐,直到吐干净为止,近2个月出现过几次暴食及催吐的现象,被妹妹看见过,阻止也无效。

宋丽萍

临床与咨询心理学研究生导师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心理治疗师、副主任护师

山西医科大学特聘副教授

山西省心理卫生协会本土心理行为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长期从事心理健康促进与教育,心理问题的心理治疗及教学和研究

李莉 研究生


什么是暴食/清除行为

临床分两种类型:

可分为:限制型和暴食/清除型两型。限制型患者常通过节食、禁食或过度运动控制体重,暴食/清除型反之。

诊断:

1、明显的体重减轻比正常平均体重减少15%,或者早青春期不能达到所期待的躯体增长标准,并有发育迟滞和停止。

2、自己故意造成体重下降。常伴有病理性怕胖。

3、常有下丘脑-垂体-性腺的广泛内分泌紊乱。

4、症状至少已经3个月。

5、可有间隙发作的暴饮暴食。

6、排除躯体疾病所导致的体重减轻。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