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周恩来的家庭家教家风

2019-04-15 10:27
127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豪壮口号,回荡在神州大地上已有一百多年了。它穿越历史烟云,震撼着雄阔的时空,至今仍有其朝气蓬勃的生命力。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年轻学子报效祖国而奋发畅游学海,砥砺前行,一代又一代国之英才于是脱颖而出。喊出这句口号的周恩来当时只有13岁。

1911年在沈阳东关模范学校的课堂上,魏校长问同学们,你们为什么读书呀?有的回答说是为了当官,也有的回答说是为了发财,周恩来却铿锵回答道:“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魏校长欣喜地称赞说:伟哉,周生!13岁,一般这么大的孩子还只会在父母亲面前撒娇,周恩来却胸怀这样宏大的格局,具有这种昂扬向上的志向,非同一般。日后,他果然为中华民族振兴崛起担当大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成为世人景仰的伟人。

1和睦的家庭

周恩来的父亲周贻能是个读书人,年轻时考中秀才,他是“国学生”(清政府规定的最高学位)、“主事衔”(官阶,正六品)。后因其父亲去世,家道衰落,出于生计他多年漂泊在外,做过文书,当过收发。他秉性耿直,为人忠厚,虽然生活清苦,话语不多,但十分有主见。作为父亲的慈祥、宽厚、诚实等性格和人品,对周恩来有着较大的影响。

对童年的周恩来教育和影响较大的当数其三位母亲,即生母、嗣母和乳母。三位母亲,给了童年周恩来三种不同的养分。相同的是,她们都以纯厚的母爱对周恩来倾注了全部心血,不同的是,她们在自觉和不自觉中以不同的方式和性格正面影响着他,而这些影响,对周恩来的成长是至关重要的,也是刻骨铭心的。

周恩来生母万氏,生性豁达开朗,办事精明干练,能识大体、顾大局,善于调解矛盾纠纷。她主持周府家务,处事灵活,考虑问题细密周到。

嗣母即小叔母陈氏,性情温和,待人诚挚,在诗文书画上都有较好的造诣。陈氏因年轻守寡,深居简出,把全部感情和心血都倾注在对过继并一起生活的周恩来的抚养和教育上,教他认方块字,背唐诗宋词,给他讲故事。嗣母陈氏经常教周恩来背诵“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等诗句,也使周恩来产生了对劳动人民的巨大同情心。

乳母蒋江氏家境贫寒但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她一边用乳汁哺育周恩来的成长,一边经常教周恩来种瓜种菜,用自己的言行向他传输了劳动人民勤劳善良、诚实朴素的优秀品质,教会了他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农家知识,增加了春种秋收、春华秋实的感性认识。

周恩来12岁告别故乡,先后在3所学校就读,无论在哪所学校学习,他的成绩都非常优秀,品行修养皆出类拔萃,从中可以看出他所受到的家庭影响是多么的重要,打下的基础是多么的厚实,这是周恩来思想和人格形成的重要基础。

2得法的家教

周家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1903年,才5岁的周恩来就遵祖训入家塾馆读书,老师是晚清的一名秀才,他给周恩来起了“翔宇”的“字”,并勉励周恩来:大鸾(周恩来的乳名)是吉祥之鸟,与凤凰齐名,同大鹏为伴,翱翔天宇,前程无量。

周恩来童年阶段,为了给他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周家曾两次搬家,颇有孟母三迁之风。

周恩来6岁那年,母亲万冬儿与其弟弟合买一张彩票中了一万银元奖金。因此也使得募捐的、无赖伪造借据要账的络绎不绝,影响着周恩来学习与成长。万氏、陈氏两位母亲毅然携三个孩子迁往清河县(今淮安市清江浦区)的外公家。后因外祖母家庭矛盾不断,7岁的周恩来随父母又迁入了“世德堂”即“陈家花园”。外公是清河县知县,是个读书人,家里藏书丰富。“在嗣母的引导下,周恩来开始阅读小说,先后读了外祖父家的藏书:《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红楼梦》等。”周恩来9岁时,生母因病去逝,他来到了嗣母的宝应娘家,遇到了表哥陈式周,他是一位努力吸收新事物的知识青年,曾出版过一本散文集《此登临楼笔记》,这本书中洋溢着他的一腔爱国热情。在陈式周书房,周恩来读到了达尔文的《进化论》,谭嗣同的《仁学》,康有为的《大同书》、梁启超的《饮冰室文集》以及大量的进步刊物和历史书籍。陈式周经常给周恩来讲诸子百家、名人故事以及时政新闻等等,这对周恩来思想的进步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周恩来不到10岁时,生母和嗣母先后辞世。周恩来带着两个弟弟迁回淮安驸马巷老家居住,此时周家已经入不敷出,但好学上进的周恩来坚持到表舅龚家寄读,表舅龚荫荪是位追随孙中山的革新派人物,在龚表舅家他读到了严复的《天演论》,邹容的《革命军》,还有当时的《中华时报》等进步报刊,使周恩来大开眼界。塾师周先生经常给他开小灶,勉励周恩来要发愤苦读,立壮志,将来致力强我中华。周恩来从博览群书、与表舅交谈和塾师的教育中看到了外面的大千世界,树立了可贵的正义感和爱国心。

3优良的家风

“诚”、“俭”、“忍”三字,是《周氏家训》最有意义的地方,也是传承周氏家风的三要诀。这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给少年周恩来乃至周家后代带来了深刻影响。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