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陈子昂

2019-03-28 16:16山西大学附属中学 边宇涵
158

今天午休时间,随手拿起桌边的一本书,翻开就看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就想起了陈子昂。提起陈子昂,似乎不得不提那首《登幽州台歌》,这首诗于他,仿佛成了一个标签式的存在,以至于在世人眼中,陈子昂仿佛就是这首诗中的模样,壮志难酬,知遇难逢,深沉悲壮,但曾经的他,也肆意洒脱,逍遥畅游。

陈子昂出生在西蜀的一个富裕家庭,家境殷实,他自小骑马打猎,轻率好武,自命侠少。直到20岁才开始认真读书,奔赴长安,想要施展抱负,一展宏图。而彼时的长安,华灯璀璨,车水马龙,是一个盛产传奇的都市,成就了无数人的梦想,也埋葬了无数人的理想,即使陈子昂有着满腹的才情,侠气,却也同样要为出名求仕付出努力。然而,在诺大的长安城中,贵戚才俊多如过江之鲫,想要寻得世人的关注和赞赏,又是何其困难。只能寻取博人眼球的做法来夺人眼球,于是就出现了陈子昂在长安街上摔琴一幕,价值百万的名琴被他毫无怜惜的摔下,他用此举向世人证明,他的才华才是世之罕见的。他亦如愿,二次进士及第。后来高宗崩于洛阳,他上书进谏,受到了武则天的召见和欣赏,由此正式进入庙堂。

初唐时,边境地区多有战乱,或是为了抵御外敌,又或是为了扩张疆土。陈子昂的《送魏大从军》写的豪情万状,“雁山横代北,孤塞接云中。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抒发着自己渴望建功立业,守家卫国的豪情壮志。但后来他也在“感遇”中,叹道“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人们只见到沙场上的累累尸骸,却没有人怜惜这些塞上孤君。当陈子昂真正的随军出征,真正经历战争的无情,真正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他就发现,一切都没有那么理想,正义并非理所应当,尸骸遍野之后,功名亦非唾手可得。同时陈子昂的良言并未带给他益处。他的劝谏,招致了武攸宜的不满和怨念,将其贬为军曹。此时的陈子昂,经历了世事,经历了官场中的沉浮,阅多了世情,身上少了几分单纯的少年稚气,多了几分沉稳的文人匠气

此时再回头看《登幽州台歌》,对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就有了更加真切的感受。彼时的少年,满腔豪情,轻狂义气,此时的少年身上不平的棱角,已逐渐在官场的沉浮中打磨耗尽。功名盖世,无非大梦一场,人生在世,也不过只道一句无常。苦闷之际,登上幽州台,望着壮阔的群山,却只能无奈的发出一声叹息,叹出一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当年的峥嵘少年的苦闷无奈,只能在诗中抒发,《感遇》一组借古喻今,笔调气势流畅,与当时长安城所推崇的词藻华美,对仗工整的律诗,风格大相径庭。自然难以受当时人的推崇和欣赏。陈子昂一人“众人皆醉我独醒”,导致无论在官场还是在文坛,他都是寂寞的,不如意的。但也正是他的《感遇》一组,或有意,或无意,开辟了一条讽刺现实的道路,诗词不再仅仅是怡情养性,还可以为剑,为帜,去诉不公,抱不平,拥有一些真正的力量。

纵然世人不公,历史也总是公正的,陈子昂为后世人所赞叹钦佩,这也算是对他一丝安慰。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