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找回自信(五)

2018-11-23 11:22宋丽萍 申亚男
209

五、点亮的心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空气里渐渐有了冬天的味道,随着女孩疾病渐渐好转,女孩迎来了最后一次咨询。出院这天是父女俩一起来的,妈妈由于忙于收拾东西,办出院手续没有来。不同于之前两人独处时的尴尬疏离,父女俩都带着微笑,就坐后,宋老师开心且幽默地说“有没有明白什么,感受到什么,发现什么?”

女孩看起来很开心。“现在我知道父母对我付出很多,表姐也很关心我,时不时的还联系我,非常感谢表姐和爸爸妈妈。睡不着时的背部发紧这些症状也没了,特别享受愉快”。女孩的话语透露着些许诙谐与开朗,受女孩情绪感染,大家都欣慰地笑了。

宋老师问道“那最后一次,你还想问老师什么呢?”女孩思考了半天,绽放了一个笑容说:“我还想知道怎么应对压力?”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压力=感受≠真实事件,宋老师解释道:“压力是个体感受,而不是真实事件的威胁,不同个体面对相同的压力感受是不同的,受我们每个人对世界的看法有关,个体的生命观、人生观、价值观都会影响着个体的感受,所以要培养积极的认知取向,注重培养自己的心理弹性,有问题学会利用周围支援,而不是窝在心理难受、承受、接受,三个好汉一个帮啊,我们每一个人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的,这是认知上的减压方式;接下来就是方法上的减压方式,学习到的方法如呼吸法、运动法等这个需要反复练习。当然,面对无法应对的人际及环境压力源时的急救方式是先脱离现场,学习深呼吸缓解压力情绪。试想:当火灾、地震来临时人们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也先逃离现场,同样面对各种压力源时第一反应如果战斗不起就先逃,智慧是重要的,是之后还要会来应对学习如何提高应对本领”。沉思了片刻女孩轻认同地点点头。

大家相视笑笑,女孩看着父亲微微的笑容。恍惚之间,我回想起第一次与她相见时的场景,这个年仅14岁地女孩这次真的可以发现自己,改变自己。这大概就是心理治疗的魔力吧,不费一兵一卒便可战胜心理不安的自己,自豪的享受着这场看不见的战争的胜利,满满的都是成就感。宋老师提议,“咱们现在做一个玩偶之家的活动吧。”翻翻捡捡之后,女孩从玩偶中仔细的挑选了三个玩偶,将代表自己的玩偶摆在了前面,而“爸爸”和“妈妈”并排的摆在了她的后面,三个人都在向前看着。

宋老师看着玩偶思考了片刻“大家有什么感受吗?”爸爸笑着说“我感觉我能看见她们,能包容她们,能做女儿的后盾。”然而我认为爸爸看见是女儿的背影。宋老师认真讲到:“女儿在姥姥12年的照料下成长的很好,稳重、体贴、开朗,她的独立性很强,在你们爱的方式掩护下,像这个玩偶一样她也更能够勇敢向前冲。在回到这个家的新环境下,她出现了不适应,之前姥姥家温馨融洽,而父母中间几年带孩子较少,教育心理承接不上,总觉得她是小孩子,百般的弥补自己缺失的爱,呵护过度,现在长大的女儿依然需要你们的无条件的爱,但是要爱出质量,爱出品质,爱护中放手,放手中爱护……”

爸爸低下了头,继而看着自己的女儿,我似乎能看到他的隐忍与不安,仿佛再一次去思考这番话的意思。最后一次咨询结束了,看着女孩和爸爸远去的身影,真心地替他们开心,重新面对自己显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能想到,回家后的女孩可以开心的去上学,和同学们相处愉快,重要的是在爸爸妈妈面前可以勇敢的做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说想说的话,快乐的做着这个年纪该做的事。

我曾经迷茫过,作为心理治疗师的意义是什么,但在此时此刻,我似乎明白了,我们披荆斩棘,不知疲倦的探讨着来访者的心理问题及意义,是为了守护乌云过后阳光的笑容,是为了一次又一次救心救人,是为了给他们带来心理的希望及生活的勇气,让他们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优势。小小屋子里的满天星越发的璀璨(学生送给老师的礼物),空气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深吸一口气,嗯,神清气爽,真舒服!

宋丽萍

临床与咨询心理学研究生导师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心理治疗师、副主任护师

山西医科大学特聘副教授

山西省心理卫生协会本土心理行为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长期从事心理健康促进与教育,心理问题的心理治疗及教学和研究

申亚男 研究生


心理弹性

心理弹性既存在个体先天生物特质的差异,也受到后天环境、教育与训练的影响,它应视为个体先天与后天的“合金”。一般来说,心理弹性与适应性呈现为一种正相关,即弹性愈大,表明个体对外界环境的调控能力愈强,适应性水平愈高。

一个具有较高心理弹性水平的个体,表明其在认知、豁求强度、情绪激活、应激方式以及人格特质等方面的综合品质均达到了对外界环境的最佳匹配、调控与适应,且能够以最有效的途径外化出来。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讲,个体心理发生、发展的过程,即是其心理弹性不断增强的过程,也就是其社会化和社会适应水平日趋提高与完善的过程。心理弹性应视为个体素质结构中的一个核心变量,同时也是个体人格与认知水平的一种综合体现。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