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让孩子找回微笑(六)

2018-10-19 15:25特约专家 宋丽萍
4148

六、角色扮演

孩子转过头看向妈妈。孩子的妈妈拉起孩子的手:“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呀?”孩子看着妈妈,眉头又开始变的有些紧了。沉默了一会,孩子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想说的。”

治疗师见状,开始从另一方面慢慢迂回着帮助孩子说出心里的想法:“那我们这样,你感受一下现在坐在妈妈旁边的时候有什么情绪?”

“高兴。”“好,这种高兴是经常有的还是偶尔有的?”

“经常。”

治疗师点点头,顿了顿,问道:“那我们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不开心的时候?”

“打我的时候。”

“嗯,什么情况下妈妈会打你?”

“大人让我做的事情我不想做的时候。”

“哦,那现在这个时候回想起来,你会听妈妈的还是听自己的?”

“听妈妈的。”

“嗯那你还是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嘛。”治疗师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如果一件事情真的是你错了,你妈妈打了你你是什么感觉?”

“委屈……不公平……想哭。”

“嗯,那爸爸打你的时候多吗?“

“不多。”

治疗师见了解的差不多了,便让我重新摆放一下椅子的位置,想要做一个角色扮演的游戏。角色扮演在家庭治疗中也是一大利器,家庭成员们互换位置,扮演对方的角色,再由治疗师加以引导,可以让人们很直观的感受到其他家庭成员的感受,表达压抑在心中的感情与情绪,从而自发的产生改变,同时消除对表述的阻抗,呈现心理冲突变得自由自在。

“好,你去坐在爸爸的座位上,现在你就是你爸爸了,那你爸爸就去扮演你。”治疗师拉起孩子的手,“我们现在还原一个情景。比如说,今天孩子犯错了,然后妈妈过来教教育孩子,那你来导演一下平时妈妈是怎么教育孩子吧。”

孩子的眉头低垂,盯着妈妈,胳膊抬起了几次试图说些什么但最后又都放弃了。半晌,孩子终于抬起头看向了治疗师:“想不起来了。”治疗师扬了扬眉毛,有些惊讶的样子,然后转而看向了孩子的父亲:“那你来回忆一下吧,平时大约是怎么一个过程。”

孩子的爸爸抬起头,犹犹豫豫的说道:“就是……冲他叫唤叫唤,催促的多。做作业的时候他比较拖沓,然后妈妈是一直催,实在不行就揍上了。有时候我也就听烦了,也就上去揍他了。”我在一边听着,观察到孩子的妈妈眉头也皱了起来,眼神低垂,双手在胳膊上不停的摩擦着,神情有些委屈的感觉。

“好,那我们就重现一下这个情景。现在爸爸就扮演妈妈的角色,妈妈就扮演孩子,你们就重复一下刚才你们所描述的过程。”

孩子的父亲坐到孩子母亲的身边,开始学着平时的样子催促起来:“怎么还不写,这么简单的东西你还不会吗?”接着便挥手作势也要打“孩子”了。这时,治疗师拍了拍站在一边的孩子说道:“那你现在是爸爸的角色,你现在就像爸爸平时一样,看见两个人刚刚的样子,那你现在是什么感受?”

“没力气……”孩子慢慢说道,眼神依旧低垂。

见孩子有些被过去的事情影响,没法进入角色,治疗师便把我请了上来,引导我进入了孩子父亲的角色。“现在你就是这个五年级孩子的爸爸,你看到对面这两个人是这样的状态,你现在也想要动手了,你的情绪是什么样的?”

我半闭着眼睛慢慢的带入角色,一股挫败感渐渐笼罩了我。我似乎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在看到自己教育失败后的无力和愤怒。“挫败感吧。我居然需要对一个孩子动用暴力,感觉自己挺失败的。”

“嗯,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感受。”治疗师转而看向孩子的妈妈。“那在这个剧情里,你作为孩子的角色经历了刚刚的一切,你有什么感觉?”

“觉得非常的伤心,委屈。”这时孩子的妈妈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进来时的积极,整个人陷在一股低气压里,眼眶渐渐湿润。

治疗师又看向孩子的父亲:“那你在剧情里作为孩子的妈妈经历了这些之后又有什么感觉呢?”

“唉。”孩子的父亲挠了挠头,显得有些愧疚。“其实我们就是想让他和其他孩子一样,成绩优秀,但就是没办法。很不耐烦啊,时间越长越烦躁,越生气。”

看到孩子的父母都站在别人的立场有了感受,也听到了别人在自己身份中的感受,治疗师便引导我们退去了角色,回到自己。

送走这一家三口,我靠在门边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拉着妈妈的手的孩子走起路来轻快了很多。在他回头的瞬间,似乎嘴角轻扬。

时隔2月开学了,孩子愉快地回到学校,父母“对的爱”成为他再次启航的助推器、加油站。同时还需要继续服药、并定期复查,按照医生的规范化治疗进行,也更需要心理治疗帮助孩子抚平过往的伤害,发挥他的优势,使孩子更愉快的学习与成长。“全家一起来”才是疗愈儿童心理问题及疾病的最好药物。(完)

宋丽萍

临床与咨询心理学研究生导师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心理治疗师、副主任护师

山西医科大学特聘副教授

山西省心理卫生协会本土心理行为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长期从事心理健康促进与教育,心理问题的心理治疗及教学和研究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